封村、囤粮、婚宴取消!疫情之下,我从未见过的家乡……

血拼姐(拼房帝小助手) 2020-02-12 10:45:44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“XX镇上确诊了,还接触了100多人,现在这病毒该怎么办?”XX镇确诊的两天内,一封致全镇人民的一封信发给了每家,自1月20日起和该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者要求上报、隔离。 从一开始对疫情的不以为然到胆战心惊,只花了1周不到的时间。 第二天,我所生活的乡镇开始封村、封路,每个路口都有4—5名志愿者在岗,

“XX镇上确诊了,还接触了100多人,现在这病毒该怎么办?”XX镇确诊的两天内,一封致全镇人民的一封信发给了每家,自1月20日起和该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者要求上报、隔离。

从一开始对疫情的不以为然到胆战心惊,只花了1周不到的时间。

第二天,我所生活的乡镇开始封村、封路,每个路口都有4—5名志愿者在岗,严禁外来人员进入,对不戴口罩出行不允进出。

“严禁聚集,严禁打牌,一经发现,全部上报派出所。”从那天起,村子里的广播每天都在播报最新疫情进展,为了做好防控工作,还以打拍说相声的方式来引起村民的关注。

“我们这也是这样的,都不让出门了。”如果不是疫情笼罩,我们这些分别来自于南通、六安、济南的小伙伴,不会在老家呆上个半个月,也不会感受到村里的变化。

01

老家首例病例确诊 村民开始抢购

“这次真要完蛋了,XX镇上已经确诊了”、“是啊,现在不知道咋办,这个疫苗什么时候可以研制出来”……

年初四的一大早,眼睛还没睁开,我就被楼下吵闹的讨论声吵醒,打开微信已经有几十条未读信息,无一例外都是和XX镇上确诊的病例有关。

“你们都要买什么东西?我们去一趟菜市场、超市,万一后面家里断粮了什么办?”联想到当年的非典,家人们唯一想做的就是囤粮。

事实上,后来也证实了囤粮的正确性,虽然各家屋前基本上都有一两块小菜地,对于村民来说,蔬菜的供应是没啥问题的。

但总会需要置办一些生活用品,而后期村子里对村民的出行管得越发严格,不建议频繁出门,毕竟菜市场、超市这些地方容易聚集来自各镇的人,虽然囤货不一定用得着,但也难保还有亲戚朋友备货不足,也好有备无患。

做完防护措施后,我立马和家人去超市,途中还遇到了殡仪车,特殊时期不仅时间提前了2个小时,就连吹唢呐的礼仪都免去了。

到了超市,结账处已然排满了人,每个人都戴着口罩、帽子,大包小包地在结账。一位大叔前脚刚拿完东西后脚看到那么多人排队结账,吐槽了一句队太长。

我只想说:这样的场面,和今年年初苏果超市全场商品五折起相比,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。

(1月28日海门市某村镇上超市)

“怎么可能没有米?”超市里的米已经全部售空,一位老大爷还在跟售货员争执。

除了米,面包、面粉、速冻水饺、汤圆等货量还是充足的,方便面除了汤达人、香辣口味的,货架上都被拿完了,这一点也印证了老家人并不吃辣的生活习性。

“哎,XX镇上那个人从武汉回来的呀,自己还不主动上报,后来又到处聚餐,接触了100多人呢。”

“是啊,不知道咋办,那个镇现在都封了。”

排队时,大家聊起XX镇的确诊病例时无不恐慌,也在疑惑为何不早点隔离通报。在这特殊时期,新病毒的疫苗还没有研制出来,传播力又很强,实在让人除了防护、囤粮别无他选。

“在家太无聊了,想买个羽毛球都没买到。”就在抢购的当天,邻居本想买个羽毛球打发时间,没想到镇上的超市、文具店,竟然连个羽毛球都没买到。

“本村人不出门,外村人不进村”,无独有偶,同一片疫情天空下,同样的封村封路,家住安徽六安的同事表示,村子里早就打上了标语。

之前没有做好事先准备,以为疫情很快就会过去,哪知道到现在也回不了南京,家里的米都快没了。”这位同事透露,老家那做养殖工作的已经没有食物可以喂养。

而从今晚12点开始交通管制,同事所在县所有私家车辆一律不准上路,加油站不给加油。

家住山东某村的朋友,其所在村也已封村封路,严控出门走动。“本来在乡下过年挺热闹的,今年这疫情一闹,变得冷冷清清的了。”

02

封村封路!志愿者主动上阵,有人自发捐款捐物!

在XX镇确诊后的两天里,所有的乡镇、道路都开始封了。路口、桥头张挂起了横幅,对于村民的出行开始进行管控,在村群里进行防控宣传。

管控需要人手,关键路口需要4—5个志愿者,小路口需要2个,谨防村民不听劝到处走。

“我报名去当志愿者了,你们不要再乱跑啦,这次运动很严重的!”年前就从上海回老家的小叔,在2月1日开始实行封村封路时,一大早就到了我家。

在我们村子里,把这次疫情称为“运动”,由此体现疫情的严重性。

(2月3日,海门市某村)

“昨晚村书记就在村群里问志愿者的事情了,我直接报名了,为大家做贡献的时候到了!”

小叔兴致昂扬地说道,或许他未曾想过,每天站在路口管控,也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呢,有些还是来自外地的,而在老家,只有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,防护措施略显粗糙。

(2月1日 海门市某村)

(2月3日 海门市某村)

好几户邻居都参加了此次志愿者的招募,邻居家的大叔意气风发地说道,“在艰难时刻,党员一定要起作用,要做到带头作用!”

每天都会来桥头查看防控情况的村书记也感慨,一开始想号召村民报名志愿者的时候还是挺担心的,毕竟大冬天的站在路边很冷,又是不拿钱的。

(2月9日发布的志愿者值班表)

但没想到,不少村民很快响应号召,而就在2月9日起,村子里开始实行24小时防控,有村民白天上班,夜里则来做志愿者。

(海门市某村)

“你知道吗?群里有人转账了,说给志愿者买点东西。”

志愿者在一线做防控措施,在后方的村民也并不“落后”,自发在村群里捐款捐物。

有人现金捐赠,有人微信转账,也有人买了方便面、奶茶、饮料等,还有人将自家的军大衣捐了出来,而住在靠近路口的村民,每天则烧上几壶水给志愿者。

我注意到,截至2月10日下午4时,村群里公布的捐款数额已达7万多。

“有人捐了500斤高浓度消毒液呢。”山东的朋友告诉我,他们村里也有相关的捐赠事宜,有捐泡面的,杏仁露的,也有捐赠手套的,都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。

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,封村封路,人心未封。

03

主动取消婚宴!新娘绕路来送喜糖

“老王,我的婚宴还是决定取消了哈,我跟你说一声呢。”早在半年前就在为婚礼的事情操心不断的朋友小凤,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直接取消了婚宴。

你可能没想到,第一次做新娘的我,就要自己操刀化妆了!”原定于年初六(1.31)结婚的小凤,在取消一切婚礼程序后,调侃自己婚礼的特别意义。

“本来不都是你伴娘一起帮我做的事情嘛,现在连婚房都是我自己做装饰,每天都要打气球。”

小凤的婚宴,原在我们老家镇上订了20桌酒宴,起初是想婚宴继续,只要排除掉外省亲戚朋友即可,但镇上确诊后,直接选择取消了。

第一次结婚,竟然参加婚礼的只有新郎新娘和双方父母,连伴郎伴娘也没有。”

结婚当日,小凤由妈妈送到了男方家,“邻居都没有来,我回头一看,他们在阳台和我招手。”

三天后因为新娘要回上海,但是家里口罩不足,想来我家拿些口罩,但没想到,原本只有15分钟路程因为封路,走大路不给走,走小路也堵着,弯弯绕绕老半天,最后还是被卡在大桥上

(2月3日海门麒麟大桥)

一个要送喜糖一个要送口罩,两个人在大桥上像鹊桥会一样碰了一面,合影留念这历史性的一刻。

安徽六安的同事小赵也提起村里所有红白事都取消的事情。“我一个亲戚本来是要办婚礼的,后来因为疫情想取消,双方家长本来不同意,因为感觉取消不大吉利。”

不过最终在新郎新娘的力劝下还是取消,计划延期举行婚宴。

04

没有口罩?那就自己做!

“口罩还能买到吗?”

“哎,买不到啦,早就买不到了,家里只有五六个口罩了,不要再出门了!”

“哎,我在网上买了到现在都没发货,我一个朋友也买了后来说商家都退款了,不知道咋办呢。”

随着疫情形势的加剧,一罩难求成为当下最现实的问题,上班需要口罩、出门需要口罩,每天在朋友圈、微信里聊得最多的问题,除了疫情,还有问口罩渠道。

“之前听说APP上可以预约,但每次都没有预约到。”娜娜早在2月2日就回到了南京,一听说在“我的南京”上可以预约口罩,她每天都要刷几次,填资料、预约口罩,但无一例外都没有成功。

不过庆幸的是,她很幸运地遇到了好邻居,家里有几万个口罩,于是免费送给需要口罩的家庭。

(1月28日 镇上药店口罩售完)

而在老家的我,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药店,但基本上都是出去买口罩,口罩没买到,又浪费一个口罩。

除了口罩,就连酒精、消毒液都已经销售一空,有时候真的是很怀疑,大家都是大清早几点去抢购的。

“虽然网上说这种棉口罩没用,但是医用口罩都用完了,聊胜于无嘛。”

很快,邻居家阿姨、婶婶开始自己做了些棉口罩,并送了几户邻居,以备不时之需。

的确,在这次灾难里,不应该有侥幸。

写到最后,今天下午3点左右,老家媒体发布疫情最新进展,眼看着自己的家乡“由红变黑”,成为重灾区,想起临走前,村里工作人员最后的叮嘱:去了南京暂时就不要回来了,自己保重。

天佑。

(图片来源见水印)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