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北站改变了什么

南京焦点发布 2018-09-10 10:24:00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近日,新选址的南京北站,因为一张“不小心”流传出来的效果图火了。笔者在第一时间,独家获取北站的详细楼层分布图和剖面图。据悉,这也是北站真身首次露出。

编者按:近日,新选址的南京北站,因为一张“不小心”流传出来的效果图火了。笔者在第一时间,独家获取北站的详细楼层分布图和剖面图。据悉,这也是北站真身首次露出。

高铁经济助力,城市一路向北。本文将结合南京高铁枢纽多年的“南北之争”,探讨泰山街道在北站枢纽区建设中发挥的作用,并从多个维度分析南京北站对江北新区、高新区及宁滁扬都市圈带来的影响与改变。

西北望,射天狼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那个曾经被很多人从心底里轻视的“北南京”,这次似乎真的要借助北站彻底翻身,扬眉吐气了。

1

南京人都深深记得,在玄武湖畔那个“中国最美火车站”崛起之前,南京一直都是火车站最破的城市。

十八年前,如果不是铁道部长的一声令下,那座代表南京“门脸”的、破败不堪的老车站或许仍把头深深埋在大火过后的废墟里,泪眼朦胧,不敢抬头望向湖对面的这座城市。

有道是:塞翁失马,否极泰来。2005年,借十运会之东风,一座总投资3.5亿、全新改建的“巨型帆船”出现在玄武湖边,一时间吸睛无数,成为南京最美的城市封面区。

好景不长,南京火车站很快就发现自己沦为“过气网红”。短短六年后,一座体量更加庞大的高铁航母级枢纽取代了前者,分流80%以上的客流,成为南京新的门户代言人。

总投资超过300亿元的南京南站,占地近70万方。光是主站房的单体建面就接近30万方,至今都是亚洲第一大火车站和亚洲第一高铁站。

鲜为人知的是,南站最初在选址上,曾闹出过激烈的“南北之争”:当时,江苏省和南京市主张南线方案,而铁道部始终看好的是北线方案。甚至一度吵得不可开交。

事实上,南京市规划局早在1986年前就开始谋划“南京向南”。在当时的南京决策层看来,力主规划高铁南线,是放长了眼光。如果从南京北部走,并不具备合适的扩建条件。

就这样,京沪高铁最终放弃了上元门,转而南下改为大胜关过江。依托南部新城强势规划的高铁南站,暂时“战胜”了仍在孕育“难产”中的北站。从选址、动工到建成,引领南京近年持续“向南看”。

但,南京从未放弃过北站的建设计划。2017年底,南京北站的选址位置首次被明确:站场选定在江北新区高新区,东临南京软件园,北接卫星导航产业园与生物医药谷、南靠老山国家森林公园,占地6.86平方公里。定位是集铁路、公路、城市轨道、公共交通为一体的区域型综合客运枢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站场主体当时择址地铁3号线林场站车辆段以西一公里处。即江北高新区的最西端,再往西走一点,就是宁滁交界了。但后来位置做了优化调整,向北整体平移。

按照南京城市总体规划及上报待批的《南京铁路枢纽总图规划》,最终确定:南京北站铁路综合客运枢纽的选址,位于104国道浦泗路以北、朱家山河以南、宁启铁路以东、龙盘路以西范围内,站场主体位于舟桥旅地块内。

“一开始北站的选址其实就在舟桥旅地块,后来考虑到部队拆迁有困难,才改到了浦泗路以南,最终综合考虑还是确定北移。”南京市交通运输局相关人士称,市委市政府已做出年内动工的部署,不会因为站场主体位置变化而改变。

下面,我们就来先睹为快,提前独家揭秘南京北站的楼层功能分布。

感谢:@雞絲jeans 供图

作为江北新区最大的客运站,北站主要处理宁滁合、宁蚌、宁通、宁淮的部分城际客车始发终到,以及合肥扬州方向(北沿江方向)、徐州扬州方向、合肥淮安方向途经客车的通过。少量处理沪宁城际、京沪高铁铁路跨线客车的始发终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南京北站的站房共有4层(地上3层+地下1层),其中站台层位于站房的顶层,远远看去就像“骑在”候车大厅之上,这也是北站与南京南站、南京火车站等最大的设计区别,“将明显提升车站的辨识度”。

这种特色设计,意味着站台层将很高。据悉,北站的站台层高度在19米(类似下图参考)

根据规划,北站的设计总规模为8座站台、18条铁路线(包括2条正线+14条到发线+2条预留线),预测2021年、2030年、2049年的客运量分别达到764万人、2035万人、3600万人。

2

在坊间,经常有人开玩笑说:南京不仅是江苏的省会,还是闻名全国的“徽京”。譬如南京北站的选址上,就似乎一直在与滁州眉来眼去,各种暧昧。

殊不知,南京正准备借助国家级江北新区的东风,在这场轰轰烈烈的“西进运动”中,谋划一盘“零距离”辐射宁滁扬都市圈的大棋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南京北站的规划和建设,可以让江北新区的虹吸效应显著增强,辐射半径变长,有望带来强劲的经济效益。同时,江北新区的交通枢纽地位将大大提升。以南京为中心,辐射周边100公里内的镇江、马鞍山、滁州、淮安、芜湖、扬州、巢湖等地。

南京北站的横空出世,本质上是通过高铁+轨道交通经济,拉动江北地区的发展,尤其是扮演助力高新区、泰山街道核心片区起飞的引擎角色。而在过去,苦于地理交通上的长期弱势,整个高新区的吸附力十分有限,房价更是处于价格洼地,多年徘徊在2万/㎡以内。

曾几何时,南京人总是喜欢将泰山新村-高新区与新街口、马群放在一起调侃,称之为“新马泰一日游”。言下之意,折射出南京边缘地区与核心区的差异,甚至略带有一点点鄙视、自嘲的意味。

交通上的巨大瓶颈,也曾“害苦”了高新区。其中,最让江北人民无法释怀的,是上世纪90年代花费巨资引入南大和东大后,两座高等学府不久后就决定“跑路”,分别“移师”至仙林、江宁重新建设新校区。只给江北留下两座民办性质的二级独立学院。

有人说,或许也就是从那时起,被深深刺激的江北,从心底暗暗发誓:一定要打通南京跨江发展的任督二脉,从根本上解决“过江难”的问题。

于是,今天我们看到:至少有7条轨交线路将接入南京北站,其中包括多条过江线。如此多的轨交数量,在南京高铁枢纽开发史上尚属首次。甚至,超过了南京南站。

目前已知的北站轨道交通规划阵容如下:

3号线西延:林场站距离北站仅1公里,3号线拟将对其折返线进行调整,并向西延伸一站,接入南京北站。

4号线三期:南京东西向城区干线,线路全长43.6km,其中一期(龙江站-仙林湖站)长33.8公里,已经通车运营。二期(珍珠泉站-龙江站)即将启动建设;三期(南京北站-珍珠泉站)拟规划为南北向接入南京北站。

15号线:江北新区新增地铁线路,属于城区干线,线路北起南京北站,南至老山站。

宁滁线S4:宁滁城际北线,起于南京北站,向北侧经过水口镇、汊河新城至滁州高铁站。目前滁州段处于可行性研究阶段,南京段仍处于线网规划阶段。

宁滁南线:起于南京北站,由南侧经乌衣镇接至滁州,尚处于概念规划阶段。

宁滁支线:始于南京北站,至于新化东,尚处于线网规划阶段。

S11号线:始于南京北站,终到禄口机场。串联起北站、浦口、河西、南站和禄口机场。这也是目前南京唯一规划的跨江“大站快线”轨交。

在配套道路上,未来南京北站将有宁连高速与之相连。三条快速路浦泗路、浦六路、纬三路北延连接北站。而枢纽区的主干路有三条,分别为朱家山河路、站东路和站西路。而根据去年江苏省铁路办公室发布的《宁淮铁路上元门过江隧道可研及勘察设计项目》招标公告显示,总长约13公里的上元门过江通道也将对接南京北站。

在高铁、城轨方面,南京北站未来还将对接京沪高铁:将打通宁启铁路林场站至京沪高铁的连接线,使宁启铁路动车线通过南京江北铁路枢纽直接融入全国高速铁路网,未来江北人乘坐京沪高铁无需再过江。至此,北站总共衔接18条铁路、7个方向、对接市区3桥1隧8线过江。

2017年7月,浦口区曾印发文件,宣布南京北站综合客运枢纽的建设起止时间为2017—2021年。拟投资200亿,列入南京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。今年初,南京市更是立下“军令状”,要求北站确保在今年内动工。

但由于前期部队搬迁问题,北站迄今仍未动工。根据当前进度,2021年建成可能“稍微有点悬”。不过,目前整个枢纽区的拆迁进度还是可圈可点。

就在今年3月,江北新区泰山街道召开了誓师大会,宣布将“举全街之力,确保南京北站在2018年底前,顺利开工建设”。上半年已启动了北站枢纽区一期搬迁工作。

据悉,一期北站项目涉拆面积45万平米,被称为是泰山街道今年的“一号项目”。也是泰山城市建设史上拆迁体量最大、投入金额最多、建设范围最广的基础设施项目。目前已经完成 676户农户、30家企业的入户调查。

而在最新出炉的江北新区直管区详细规划及城市设计方案中,更是首次提到了北站中心区概念,一个以南京北站为核心的高铁产业新城正在加速形成。

3

过去,南京人赶高铁,必须往南。未来,你也可以一路向北。

早在2014年底,上海铁路局就已宣布,南京北站将成为与南京站、南京南站并驾齐驱的三大枢纽站之一。北站的落地,对于南京大半个城区,尤其是城北、鼓楼滨江、江北以及六合大厂的市民来说,无疑是一个福音。

虽然从规划伊始,南京北站无论是在站房规模,还是在枢纽地位上,都注定不如“亚洲第一高铁站”南京南站。但,毫无疑问的是:在它建成的那刻,全南京,都会情不自禁地向北看。

要知道,南京北站规划区的总占地总面积约37.6平方公里,共分成5个功能片区,分别是:枢纽核心区、产居融合区、军事院校区、产业区、生态及发展预留区。反观南京南站枢纽区,也只有6平方公里。显而易见,北站在规划之初就留足了更加充足的发展空间。

与南京南站造城的手法类似,南京北站枢纽区的最高开发强度区域位于站南广场,其次是站北广场和解放路与浦泗路交叉口附近。区域最高地标建筑控制在120米左右,位于站南广场东侧;次高建筑控制在60至100米左右,位于站北广场及解放路与浦泗路交叉口附近。此外,还将整体开发地下商业空间。

在社区规划上,北站周边将按照“居住社区-基层社区”模式设置1个居住社区,共划分为4个基层社区,规划人口3.5万人,居住社区中心位于解放路附近。考虑到未来北站附近居民的教育问题,规划区共规划小学3所,初中1所,幼儿园4所。

有学校,有地铁,有中高端住区,有商务办公,有多达18条铁路通达全国各地。这样的高铁产业新城经济圈,南京此前只有南站垄断。2021年后,这样一家独大的局面势必将被北站打破。

“坚持去中心化,从此不再处处受制于江南”。这,不仅是北站强势崛起的意义,更是江北新区的独立宣言。

事实上,第二个高铁枢纽区的落地,可以增强南京对都市圈各个城市的虹吸效应。优秀城市完全可以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,利用便捷快速的高铁对其他城市产生“虹吸效应”,使资金、人才等不断向自身聚集。高铁在极大缩短城市之间距离的同时,也提高了各地产业间的替代性。

业内人士指出:纵观国内外先进城市经验,大型交通枢纽衍生枢纽经济圈,大多成为区域新增长极。高铁成为持续不断汇聚人流、物流、商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的重要节点,也成为发展商业、商贸、娱乐、医疗、教育等现代服务业的首选之地,往往能打破地域桎梏,迅速成为区域交通、产业、商业中心。

下面,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来了,如果“傍上”南京北站,谁将最获益?

(1)江北高新区

由于历史原因,地处桥北以北的高新区,一直是被边缘化的“苦孩子”,长达近20年一直发展相对缓慢。而江北的规划者显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。

今年2月,江北新区管委会宣布搬至高新区药谷大道9号,高新区正式升格为江北政务核心区。这一举动,充分反映出江北新区对高新区的重视,也可被视为南京北站启动建设前的一次“预热”。

北站投入使用后,预计将为高新区提供更多的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和资金流等支撑。随着虹吸效应逐年递增,高新区有望成为真正的南京“北大门”。

(2)滁州都市圈

北站距离滁州有多近?“几乎贴着宁滁交界的边儿”。难怪,有人开玩笑称:“北站不是南京的北站,是滁州的北站”。

未来的南京北站,将连通宁滁、宁淮、宁扬等城际轨道,以及京沪、北沿江等铁路。显而易见,其中最受益的当属滁州。

滁州方面很早就做好了准备,利用宁滁城轨连接京沪高铁滁州站与南京北站,被视为滁宁同城化的“1号工程”。该城轨线将在南京北站与地铁3号线对接,完成两市轨道交通的一体化。这意味着,届时从滁州站到南京北站仅需15分钟。

由于滁州目前的房价相对处于谷底(万元上下),入手门槛较低。如此一来,都市圈的年轻人群完全可以过上住在滁州,工作在江北新区的“双城生活”。北站也因此名正言顺成为滁州人快速便捷进入南京市区的“桥头堡”。

此外,南京北站的建成,还将有望实现半小时通达扬州。一个真正意义上的1小时环宁都市圈呼之欲出。

可以说,北站触发的高铁、城轨经济引擎对城市群的影响将是巨大的。轨交网络扩大了城市群的范围,打破了城市群内部的产业和功能空间格局,加速了南京都市圈一体化、扁平化与去中心化。而整个泛长三角城市群将面临产业环节和城市职能重新分工。

展望未来,随着扬州、南通、镇江等城市群雄并起,长三角地区正在从“以规模与体量论英雄”到“以特色与质量定角色”转变,从“中心城市论”到“城市群生态”进阶。与此同时,大南京都市圈有望彻底打破行政区划桎梏,形成“超级中心城市+功能节点城市”格局。

作为实现这一宏伟愿景的关键主角,那个万众瞩目的南京北站,正与让人望眼欲穿的北沿江高铁一样,渐行渐近。

PS:本刊出品人老墨在审核时表示,过去的印象中,从北京到南京,火车站附近基本都是乱糟糟。如今暂时还没有起飞的,只能继续观察。最后,祝福南京北站咯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