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愿当过街老鼠!疫情之后,我们发誓要在南京买套房

血拼姐(拼房帝小助手) 2020-02-13 09:32:12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本文来自【在南京】地产公众号网友赐稿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如有建议,请留言联系。 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,终于盼到了南京宣布正式复工复业的第一周。 虽然这场全国性的疫情阻击战已经进入胶着阶段,也默默足不出户,自我隔离了半个多月。但说实话,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早点上班。每天满脑子还想着要还下个月的信用卡,还

本文来自【在南京】地产公众号网友赐稿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如有建议,请留言联系。

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,终于盼到了南京宣布正式复工复业的第一周。

虽然这场全国性的疫情阻击战已经进入胶着阶段,也默默足不出户,自我隔离了半个多月。但说实话,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早点上班。每天满脑子还想着要还下个月的信用卡,还马爸爸的花呗,还车贷月供……

甚至还要继续掏出千把块钱的汽油费,生活费,还要给家里小孩交网络补习培训的钱……

但是这段日子,身为新南京人的笔者却是在巨大的心理煎熬中度过。那种无处抒发的憋屈、烦闷,甚至是一丝丝的屈辱感,是作为原住民的“老南京”人,以及在南京买过房子的人们无法感受到的。

讲真,我现在非常后悔:当初有一份真挚的买房机会摆在我面前,但我却没有珍惜。

总之,一句话:疫情之下,因为没有南京不动产证,想不被小区业主用有色眼镜看待,真的太难了!

(一)复工前一天赶回南京,家门口老保安的眼神让我浑身发毛

先简单说说笔者这两天的遭遇吧。如果不吐,骨鲠在喉。

笔者家所在的小区不大,全为多层住宅,住户不算多。疫情期间,物业也算是尽职尽责,进门测体温,外车不给进入,外人(那时租客大多未返回)谢绝进入。每天两遍清扫消毒,小区内迄今无一例疑似,连密切接触的机会几乎都没有。

可就是这样,也并不能打消不少业主们的恐慌:从电梯的按钮到家里的地漏、从小区的垃圾桶到门口的快递点,动辄草木皆兵,都觉得处处可疑。

而最大的恐慌,则来自复工后租客的陆续回归。

在南京,不管是商品房还是安置房,其实基本每个小区都会有不少空置的房子用于出租。笔者家的小区也不例外:因为靠近某软件园,年轻人合租的比较多。平时虽然也多有磨擦,但总的来说还算和谐。

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如今疫情之下,租客一夜之间便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一群人。

2月9日下午,当我们拖着大包小包(其实就是两个箱子,两个背包)从南京南站打的回到小区门口,虽然按要求测量了体温,做了详细的返宁人员登记,也没怎么被为难。但小区的几个老保安,以及带着红袖标的社区工作人员全程盯着我们的眼神,还是多少让人感到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。

因为我们是这个城市的租客,而不是真正的业主。所以很多家里有房的南京本地人,是无法体会我们经历的那种眼神“杀”,和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的感觉。

该怎么形容呢?那是一种笔者前半生从未经历过的、永生难忘的眼神:充满着警惕的,戒备的,有的带着猜疑甚至是惧怕的,犹如看着过街老鼠的目光。

2 月 10 日,在小区业主微信群里,信息一直叮叮当当的震个不停。

有人置疑,为什么物业允许租客回来。物业回复,没有人有权力不让有正规租房合同的人员回到住所,只要人家配合居家隔离 14 天,物业必须放行。

物业说,回来的人都排查过,没到过疫区,体温正常、身体状况良好、积极配合隔离。

业主们说,那也不行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就是不许他们回来!

有人说,隔离为什么要在租的房子里,为什么不去酒店呆14天?(呵呵,房租交了给退吗?酒店的费用谁出?酒店就会让外来人员入住了?)

有人说,反正回来也不能上班,为什么要回来?(早回来早隔离早开工啊!不上班拿什么交房租?)

有人说,物业要给所有的出租房贴封条。(人家犯什么错了,要给人贴封条?)

有人说,不许租房的人乘电梯。(难不成每部电梯派专人看着,凭房产证进入?)

……

(二)疫情再次证明:租售无法做到同权,我们不是病毒

有人说得好:疫情之下,更能看清一些人性。

我们虽然是在南京辛苦打拼的租客,但我们之所以那么努力,是不愿意成为匆匆的过客。我们更不是病毒。

只能默默地看着大家一边在群里分享推送“人间大爱”、“武汉加油”等各种催人泪下的文章,一边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对待着一群在这个城市没有房子的年轻人。

今天遭到轻视、甚至是歧视的这群年轻人,大部分有手有脚有正当工作。很多人长年996,他们不啃老,也没有爸爸是李刚,从五湖四海来到南京打拼。只不过,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,在这个疫情蔓延的冬天,怎么就突然成了过街的老鼠?

甚至上网一看,微博上随处可见的是各地租客被歧视,甚至是无端被遣返、“踢皮球”刁难的帖子。比如:

1、新型病毒:只传租客,不传业主?

2、无房竟要遣返?全国10城发布禁令!

3、小区自治,不许租客返城?“漂一族”扎心了……

4、北京图景嘉园小区抵制返京租户入住!

5、昆山市:安徽、河南、江西等7省人员若是本地无房一律遣返!

6、扬州市:没房产证,擅自前来一律劝返!

7、领导让我去西安自个待14天。然后房东说进不来小区。我怎么办?谁有便宜的桥洞给我介绍个,酒店住不起!

8、能退票就退票了,房租也没有资格减免,不要到时候回不了家还没地方住,还要被本地人骂!

9、千里迢迢赶回苏州,结果到了住处遭遇劝返。这是要苏州一日游吗?

10、我一个月房子4200的租金,本来我初五就要回去的,办公室租金20000,退票扣了200多手续费,我们要钱不要命?说得过去?谁不难呢?

11、本人租住余杭。下高铁只让余杭本地的人走,外地人一律劝返,还有实在没地方住的情绪激动的直接被带走,为什么不能一视同仁???还专门设路障,业主让过,租户不让过,为什么不能一视同仁???

12、火车回西安半路上收到通知,没办法中途返回,到了小区门口物业说什么也不让进,让返回,出发的时候沟通的好好的,到了就不认账,甩出街道办事处电话让自己联系,街道办事处全天用户忙,电话无人接听。

13、他们说什么时候疫情控制住了什么时候才能进,简直哭了!

世间百态,如上种种。讲真,从来没有像今天此刻,如此深切感受到房子的重要性。在过去,就算你跟我说买房比租房划算,我还是会不屑一顾。后来看着几乎每年都在涨的房价,捏了捏自己的钱包,又不愿意暂时勒紧裤带过苦日子,于是望而却步。

但说实话,在2013年之前,我如果狠下心咬咬牙,还是能买得起南京的房子,而且是实打实主城区的房子。如果那时候买了,也不至于现在那么被动,进出小区大门还要看人家的眼色。

笔者迄今还记得,河西的保利香槟最早也就卖2万左右。隔壁便宜的还有中北品尚,就卖16500一平。如果在城北迈皋桥或城南小行买套房子,均价都在1万5以下,小户型差不多120多万就能搞定。

可是现在呢?在始料未及的超级疫情到来后,没有房产的人却成为欲哭无泪的对象。

只叹一声,逝去的时光无法倒流。而这个世界上,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。

(三)为了不再“低人一等”,你必须在南京有套自己的房!

在南京工作了十年,也“潇洒”了近十年(曾经为无房贷而庆幸)。直到现在,我才恍然发现:凶猛疫情之下,没有自己房子的普通老百姓其实最艰难。

说实话,笔者曾经非常讨厌那些开发商,动辄将卖的房子包装成“生活必需品”。打上各种标签化的溢美之词:诸如对安家的渴望、对青春的馈赠、对奋斗的犒赏、给孩子稳定的教育……

加上后来又出了什么政策说“租购同权”,又说什么城市抢人的时候说不买房也能落户。总之,城头变幻大王旗,各种消息满天飞。其实就是一个目的:让暂时还没买房的人,或者正在反复纠结、犹豫要不要买房的人,先放下焦虑。“你要觉得房子贵,怕花钱太多,就再等等呗。”

可是,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坚定地认为:房子,它就是刚需啊!

我的一些业主邻居们,不少也跟我一样,新南京人。有人从初到南京时租房子,搬了很多次家,后来下定决心无论无何要在这个城市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。虽然背着不低的房贷,但总算从小换大、从破换新、从远换近,终于有了可以呵护一家老小、遮风避雨的港湾。甚至,有了可以对着同一小区的租客们秀优越感的本钱。

笔者至今还记得,小区楼下门面房的二手中介店,有个熟识的销售员小王经常站在门口抽烟。有时候路上遇到,他会半开玩笑地对我说:“还不买?您看看,这房价现在涨到多少了?”

如今疫情当头,中介二手门店也关了。小王什么时候能回来?等他回来上班后,得赶紧找他问问行情了。

回想当年某些大V的“鸡汤”总是说:别急着买房,别急着安定,生活要有无数种可能。别让房子消耗你的冲劲和热情。于是,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里,“大V”、“KOL”们在自己的房子里“躺着为国家做贡献”,个个厨艺精进、满面红光,嫌宅得无聊,就在朋友圈晒美食、晒茶艺、晒读书、晒健身……

反观很多租户们,由于近年的房租、吃穿用等生活成本直线上涨,早已没有几年前那么“潇洒”。大多数人为了下个月、下个季度的房租不敢请假、不敢生病、甚至不敢大吃一顿“哥老官”、“鱼四季”。更不要说什么那个帝王蟹无限量的“宴誉恋海”了……

尤其是租房的年轻人,在各自的家乡,也都是父母的宝宝。衣食无忧、安定慵懒。只因到南京闯荡,他们原本也是被当作“人才”的。要不是这次疫情,大概除了没房子,他们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如此“低人一等”。

君不见,这次疫情已经暴露出各地在人性关怀上的缺失:有的城市规定没有房产证或户口本的一律劝返。有的社区、楼盘物业要求拥有自家房产证的业主才能进入。有的即使进入了,碰见邻居也要忍受嫌弃、猜疑、戒备等各种不友好的眼神。

所以一句话,别听那些别有用心的“大V”和唱空房地产的人,说什么疫情是小概率事件,大方向上的年轻人依然不要急着买房,要有梦想,要有拼劲,要给人生更多可能……呵呵,拜托你们积点口德,真的别再误导人,别再瞎JB扯了。

因为,对于很多与时间赛跑,尽量想努力买到房子的年轻人来说,有了自己的房子才能有更多可能。不然,下一次不知又会遭遇什么样的无妄之灾,因为没房而被小区其他人歧视。甚至有家不能回,流落在大街上、高速上、宾馆楼下。或者坐在角落的台阶,掩面痛哭。

当你用纸巾拭去眼角的泪水,有个声音渐渐从心底升腾,变得愈加清晰而坚定起来:告诉自己,为了争这口气,你必须在南京得有套房了!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