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录:一个返工者的回宁之路

血拼姐(拼房帝小助手) 2020-02-09 17:44:02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“你不能去,你去了干什么呢”、“你到了南京也是隔离,在家办公不是一样的吗”、“南京现在什么情况你了解嘛,要是进不了小区你也回不了家,到了那边还没饭吃啊”…… 确定返宁时间后,上到爷爷奶奶,下到兄弟姊妹,竟然会为我返宁的事情再而三吵架,就连临走前去村里开出行证明时,还在为返宁的事情争执。 按今年的春节

“你不能去,你去了干什么呢”、“你到了南京也是隔离,在家办公不是一样的吗”、“南京现在什么情况你了解嘛,要是进不了小区你也回不了家,到了那边还没饭吃啊”……

确定返宁时间后,上到爷爷奶奶,下到兄弟姊妹,竟然会为我返宁的事情再而三吵架,就连临走前去村里开出行证明时,还在为返宁的事情争执。

按今年的春节假期,其实年初七就已上班,但受到疫情南京大多企业都延缓了开工时间,身边朋友基本上陆续从“宅家模式”变成“在线办公”。

而对我们这群异乡人而言,更难的是返宁之路,在这旅途中还有未知因素。

1

“今天到处串门,明天肺炎上门”、“发烧不说的人,都是潜伏在人民群众中的阶级敌人”、“省小钱不戴口罩,花大钱卧床治病”……

(2月1日 海门市悦来镇某村 )

(2月3日 海门市悦来镇某村)

2月1日起,我所在的乡镇所有村、路均已封死,每条路上、每个村头都有志愿者把守,在关键通道处都用明显的大字:外来人员及车辆禁止入内。

刚开始封村封路时,村民们都好奇地走到桥头讨论,基本上都没戴口罩,并没有当回事,觉得就像当年的非典一样,很快就会过去的。

(2月3日15点左右 海门市悦来镇麒麟大桥)

而在两天后,镇上确诊1例,接触人员据说达百人以上,开往乡下的公交车基本停运、“滴滴”打不到,路上更是鲜有出租车,从那时我就开始担心返宁的问题。

而邻居、家人之间聊得最多的就是疫情,每个人出门的时候都严严实实地戴着口罩,他们每天都会关注疫情的最新进展,在家人朋友的小群里转发。

(2月8日 海门市悦来镇某村发布)

此前听杭州朋友说,出门都要靠通行证,基本上只允许3天出一次门,而我所在的乡镇,也已劝诫村民不要出门,并且给每家都发了“通行证”,只允许3天出一次门。

“我建议你暂时不要回南京,昨天我回上海光在崇启大桥上就堵了3个多小时。”这是选择自驾回上海的朋友的劝诫,其实她更担心的是,坐公共交通的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,毕竟这次疫情的传播力很强,潜伏期又长。

尽管复工在即,返宁的时间也确定了,但家人的阻挠依然很坚定,甚至不愿开车送我到火车站,老父亲竟然坐在一旁悄咪咪地抹了抹泪,万般无奈下我请求老同学帮忙送到车站。

(2月8日下午14:30左右 所在村给我开的出行证明)

“叫什么?哪个组的?去哪里?”从2月8日起,所有离开本地的外出者都要去村里、居委会开出行证明,证明当天有效。

“到南京干什么去?什么时候再回来?”在我填写出行证明时,村里的工作人员也在盘问返乡时间。“最好还是不要出去,现在形势很严峻,你这出门以后就不知道啥情况了。”工作人员还在做思想工作。

但因我的执拗,看完我的出行申请后还是批准了,并要求我到医务室量体温,之后再度确认出行事宜,“出去以后如果再想回来,可得隔离半个月啊。”

拿到出行证明相对还是比较顺利的,一路驱车前往车站也有不少关卡,但只要出示出行证明都会放行,这一路上基本上没什么车辆,也没有行人,要知道往年元宵节这个时候,都会响起鞭炮声,但今年格外的冷清。

2

一路没有堵车,早了2小时到车站,车站外还有人为了避免接触到人,在站外等候,车站里工作人员都穿上了防护服、口罩,给旅客量体温、安检。

(2月8日16:00左右 海门火车站)

8日下午3点多,往返启东、南京的列车还有4列,但候车厅并没有什么人,2个卫生间也关闭了一处,人和人之间都坐的相隔甚远,甚至一排座位只坐了一位,按平时的客流量,这样的场景已然是很冷清了。

车站的空气里散发着消毒液的味道,我安静却又焦虑地等待着列车的到来,但等到车次到来时,却也担心车厢里人流多不多的问题。

每经停一站,都会有人上下站,3个小时的车程,车厢里安静得让人窒息,我坐得胆战心惊,毕竟这列车是从启东发车,启东的疫情远比老家的严重得多,未知,更让人恐惧。

(2月8日晚20:10左右  南京站)

从南京站下来的旅客并不少,一下车站便开始人挤人,也有人站在人少处等待人流渐去。

(2月8日晚20:15左右  南京站)

第一次见到晚上八点多的南京,变得如此安静,大家拖着大包小包无声地走着,不少一看是从老家带来的新鲜蔬菜,一位大爷直接拖了一个蛇皮袋,站在我一旁的阿姨,手提袋里囤了3颗大白菜。

曝光下我的行李箱:

大白菜、山药实在是太重了,但为了避免到南京后再次出门,还是拖着过来了……

(2月8日晚20:20左右  南京站)

出站,每个人都经过量体温的通道。

(2月8日晚20:20左右  南京站)

贴上“福”的超市、小餐馆、鸭脖店均已关门。

(2月8日晚20:40左右  地铁2号线)

虽然出站的人不少,但实际上坐地铁的人并不多,晚上8点半的二号线上依然有很多空位,估计是担心地铁人多选择了打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我在乘坐南京站、新街口、云锦路站这三站手扶电梯时,前两站的电梯显然要比后一站快很多,兴许是因为这里人流量密集才加快电梯运行。

(2月8日晚21点左右 云锦路地铁站附近)

地铁站下来后,9点还没到,小区隔壁的肯德基、苏果24小时便利店已经关门,对面的餐馆、超市、药店、理发店也都已经关门。

“少出门哎,用酒精消毒的时候还要注意安全啊,千万不能有明火啊晓得?”在小区门卫室登记个人信息后量体温时,操着一口南京话的门卫大叔反复叮嘱。

即使这个城市的路上少有人烟,但这里的人,让人一直温暖着。

3

“之前是抢不到车票,天天找人助力,好不容易抢到票了,复工时间又延后了,又要抢一次票。”

我一位家住山东的同事,早在年前已经买了回南京的火车票,受疫情影响再度改签,但对她来说,从村里到县城车站又成了困难事。“村里是条路都封了,进出都有严格管理的。”

而另一位家住徐州的朋友,早在2月2日返宁时就因封村封路无奈选择让亲戚送到车站。

(2月9日15点左右  汊河大桥)

就在复工前一日,家住滁州的同事在群里发了一张堵车的照片,“检查巨堵,等了半小时,基本没走。”据同事表示,就连逆行道都堵住了

“之前从滁州到桥北,基本上都是1小时20分钟,这次回来多花了1个小时左右。”

其实一路回宁的朋友,基本上是从徐州、济南、滁州等城市赶来,除了村里到县城没有公共交通,自驾有点堵车,其实一路上还算顺利。

在返宁之前,一直有朋友担心南京的小区不让外地租户进去,怕到了南京被遣返,不过庆幸的是,在这个问题上,南京并没有一刀切。

抵达南京后,我们这几个外地人开始了14天的居家隔离,尽管伴随着家人的不理解,担心城市不安全感染病毒,但就像老哥的期盼一样:赶紧走吧,明年可得带个对象回来啊!不要老不正经地晃晃悠悠了!

疫情何时会结束?谁也不知道,但还在2020年初的我们,已然在仰望明年了。

我们的春天,不远了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